快捷搜索:  直升机  体育  国务院  test  as  兑奖  xxx

韩国“N号房”震惊全球 幕后操纵者竟是学霸

从上周日开始,韩国“N号房”事件被全世界瞩目,并再一次刷新人们对“人性之恶”的理解。
“N号房”是一起发生在韩国的集体性犯罪事件,罪犯冒充警察威逼利诱受害者拍摄裸照,并以此威胁受害者,逼迫受害者一步步沦为“性奴”,对她们实施性犯罪。而这些犯罪过程会被罪犯拍摄下来,然后发布到名为“聊天房”的聊天群里。每个“聊天房”至少有1000名会员,罪犯手中操纵着多个“聊天房”。
据警方调查,“N号房”的受害者有76人,她们大多数是未成年女孩,最小的年龄只有11岁,其中一些受害者因不堪折磨选择了自杀。
3月18日,愤怒的韩国民众在青瓦台发起请愿,要求公开“N号房”涉案人员以及“聊天房”里26万会员的真实身份。截至目前,请愿签名总人数已经超过430万人次。
昨天,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,已指示警方彻查案件,让所有加害者得到应有的惩罚。他承诺,政府将删除所有涉案视频,并为受害者提供法律、医疗等所需援助。
文在寅还指示,警方应认识到此案的严重性,对涉案人员进行彻底调查,对加害人严惩不贷。如有必要,警察厅组建特别专项调查组,政府也要制定杜绝网络性犯罪的根本对策。
聊天室里的肮脏交易
“N号房”由一个网名为godgod的网民在Telegram创建,共有8个“聊天房”,分别用数字1—8代表。
Telegram是一款网络聊天工具,其聊天室有“阅后即焚”功能,因此常被用于毒品交易、介绍性交易、共享淫秽物品等非法行为。
在“聊天房”里,godgod肆无忌惮地分享违法视频,上传的内容包括色情影像、熟人偷拍、甚至还有儿童色情影像、婴幼儿影像等。“聊天房”的数字号码越大,代表着“聊天房”里共享的视频越“高级”。
godgod还在“聊天房”建立了会员制,根据不同等级收取费用,会员费用在25万到250万韩元(100韩元约合6元人民币)不等,所有交易都通过比特币完成。
通常,这些“聊天房”不易在网上找到,并要通过“高墙房”的测试。通过测试的会员会收到管理员发来的“聊天房”链接入口。
如果会员想进入其他“聊天房”,就要在“聊天房”里发送新的非法视频,房间管理员会给发布者发送新入口链接。如果某个视频受到其他网民的追捧,该视频发布者会直接获得多个“聊天房”的入口。
“高墙房”的成员为尽早进入正式“聊天房”,会发布多个非法视频。有时,房间里一天会有超过1.5万条非法视频出现。
随着“聊天房”里的会员越来越多,godgod渐渐不满足于只上传视频。
一方面,他将几个“聊天房”的内容规模化,把被偷拍的女性们按类别分类。另一方面,他开始在网上物色年轻女性,并通过非法手段将她们“打造”成自己的“奴隶”。
最初,godgod在网上寻找上传过自己性感照片的年轻女性,并下载照片。然后,他冒充警察给她们发送私信:“你的照片被发现做A片使用。”
其实,这封私信加入了黑客程序,一旦点开链接,女性的相关信息就会被他获取。他会以此要挟她们成为他的“奴隶”。
为了避免自己的信息被公开,受害者们被迫做了“奴隶”,并按照指示拍摄“变态性虐”视频发送给godgod。
去年2月,godgod突然消失,并在离开前将“聊天房”转给一个名为watch man的会员。在此人的经营下,“聊天房”的规模开始扩大。
为了满足“会员”的猎奇要求,watch man找到了更多的女性做受害者。渐渐地,他不满足于线上发布指令,将毒手伸到了线下。他会找人对这些受害者们实施强暴,并将整个过程在“聊天房”里实时共享。
“博士”的两张面孔
去年7月,watch man也突然消失,而“聊天房”的形式没有停止。没多久,人们发现了新的“聊天房”,其经营者是一个名为“博士”的网民。
就在昨天,SBS新闻将“聊天房”“博士”的照片和信息公布。
“博士”的本名为赵周彬,今年25岁,毕业于韩国仁荷工业大学信息通讯系。
大学时,赵周彬学习成绩优异,多次获得奖学金。喜欢写作的他曾在大学读后感竞赛中获得一等奖,之后作为校刊记者撰写多篇文章,并在后来成为校刊主编。但没多久,他就因贪污公款、擅自更改报道方向、与其他编辑发生矛盾等问题被免职。据他的同学透露,他没有做过出格的行为,“从外表看就是普通学生”。
大四上学期,赵周彬进入部队服役。退伍之后,他有了做志愿者的想法:“我在很多人的帮助下生活,也一直想着给人们提供帮助,于是从退伍后开始了志愿活动。在保育院里与孩子们成为哥哥弟弟、哥哥妹妹,让我非常开心。今后想把志愿活动当做我人生的一部分,继续做下去。”
据赵周彬参加过的志愿者团体透露,他从2017年开始在这里做志愿者,中间暂停过一年。2019年3月,他又回到这里,并因表现积极,担任组长一职,还负责了去年的年末活动。该团曾在多个保育院、残疾人中心等进行过服务,今年因为新冠肺炎而暂停了志愿者活动。
2019年11月,赵周彬与团员们进行志愿活动时,还被韩国一家民间媒体报道过。
团员们说,赵周彬外表看着忠厚老实,从新闻得知他是“聊天房”运营者后,很难将他和威胁未成年拍摄非法视频等事情联系起来。
人间炼狱
现实生活和网络世界的赵周彬如此判若两人,不禁让人脊背发凉。
据韩媒报道,2018年大学毕业后,赵周彬就开始在Telegram上发布虚假贩卖枪支、毒品的广告,后来在骗钱过程中得知了“N号房”的存在。为了在短时间内获得大笔资金,他竟利用自己的专业更加丧心病狂起来……
赵周彬为自己起名“博士”,模仿godgod在社交网站或一些招聘论坛发布“女性高额打工”的招募公告,以吸引急需用钱的女学生、成年女性上钩。当有人来询问时,他会告诉对方是做“网拍模特”“网上约会兼职”工作,然后要求对方拍摄不太露骨的照片,并以签约为名义轻松获得其个人信息。
拿到照片后,赵周彬会支付一笔高于其他兼职的工资,以此吸引女性拍摄更多的照片。几次交易之后,他就会要求对方拍摄大尺度照片,如遭到拒绝就威胁对方会把之前收到的个人信息和照片公开。
遭到恐吓的女性只能听从赵周彬的安排,并用刀在自己的身上刻上“奴隶”“博士”字样。
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。
胆子越来越大的赵周彬会不定期要求受害者们拍摄“变态性虐”视频,并将这些视频分别上传到不同的“聊天房”,有的会员会将视频再次分享,这也使得“博士”的名字在一些特定人群里出名。即便会费高达250万韩元,这些“聊天房”依然不停收到加入请求。
“聊天房”如同人间炼狱,这一切如同一张看不见的网,通过网络逐渐蔓延,不可控制。有的“聊天房”人数最多时超过2万,嚣张的赵周彬称自己是“Telegram闪耀的一颗星”。
随着“聊天房”的会员增多,手中握有5个“聊天房”的赵周彬还雇佣工作人员打理,其中不乏在政府部门或居民中心工作的社区服务人员。有的人负责确认“奴隶”和会员的身份信息,有的人负责恐吓“奴隶”拍摄“变态性虐”视频。
曾有记者针对“N号房”进行调查,却被赵周彬找到个人信息,并被威胁将会对其及家人实施报复。
直到今年初,卧底记者的新闻报道出来后,这一切隐藏在网络之下的巨大罪恶才大白于天下。
因涉嫌威胁未成年人拍摄性剥削视频并传播,赵周彬在上周被捕。警方在他家里发现了1.3亿韩元现金。
而赵周彬的被捕仅仅揭开了“N号房”深渊的一角。之后,初始运营团队的watch man也被拘捕,但godgod等人还不知所踪。
据调查,“N号房”事件累计参与者达到了26万人,收费会员数达1万多人。而韩国男性有2500万人,这也意味着每100个韩国男性中就有1人进过“N号房”。
最让人寒心和恐惧的地方在于,这26万人在看过那些视频后,竟无人举报,而是继续等待下一个视频。他们躲在手机后面忽视、纵容着那些罪恶,贪婪麻木地做着一头头噬血的怪兽。
正如近日韩国网上广泛传播的一张海报所说:“进入过房间的你们,每个人都是杀人犯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