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直升机  体育  国务院  test  兑奖  as  xxx

中国医疗队来到意大利,我在阳台拉响小提琴

“这是我在佛罗伦萨学习的第三年。” 3月23日,在意大利中部佛罗伦萨音乐学院学习小提琴的马啸告诉申博新闻(www.twinksporntube.com)。
新冠肺炎疫情蔓延,意大利成为重灾区。
受疫情影响,马啸的音乐会、大师课等实践课程悉数取消。他只能宅在家里,他有些焦虑:一个著名的旅游城市,以前人头攒动的街道突然沉寂下来,他感觉像在做梦。
但他选择留守。
中国医疗队来意大利支援后,马啸在阳台上拉起小提琴,曲目是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。刚开始,他有些紧张,怕邻居们不理解。但很快他进入了旋律,慢慢放开。一曲终了,周边阳台开始有人鼓掌。他觉得很骄傲。他希望通过奏响自己国家的音乐,表达他的那一份自豪和感动。
以下是他的口述:
旅游城市变得空荡荡,出门需携带通行证明
3月,受疫情影响,佛罗伦萨这座著名的旅游城市沉寂下来。
以往我所看见的街道都是人头攒动,充斥着游客,即使在疫情初期,大家也很放松,城市里仍然热闹如常。随着政府宣布意大利全境“封城”,人渐渐减少。
我住在佛罗伦萨城市中心,3月8日学校停课前后,刚好有些空闲,就用视频记录下住处附近的超市、街道、市中心主教堂以及中国街的场景,发给家人和身边朋友看。
走在街道上,我感觉像在做梦,很难想象眼前所见是发生在一个旅游城市之中的:街道上只有零散的一两个行人,以及巡逻的警察;旅游景点空荡荡,中国街的店铺也悉数关门。我有种“这个城市生病了”之感,但自己又无能为力,只能希望她快快好起来。
“同样的故事在不同地方上演。”现在我的处境,和前段时间国内家人的处境很相似。国内疫情暴发时我担心家人的情况,现在反过来,成了他们担心我,每天都要询问我的状况才能安心。
当然,我也和很多留学生一样,面临着“回家还是留下”的选择。和家人沟通后,我还是决定留下。一方面是为学业做打算。我本来计划在明年2月份毕业,目前受疫情影响已有很多不确定性,还需要等待学校安排;另一方面,回去的路途遥远、时间长,机场或飞机都属于人员密集的场所,存在很大的感染风险。综合各方面因素考虑,我决定留在意大利。
留守意大利的大部分时间我都宅在家中。一般情况下,一周只出门一次。出门采购必需品时,我会戴上口罩和护目镜。
总体来说,生活物资并不缺乏,不过像消毒水这样的防护物资,超市很久没有补货了。我买了一些保质期比较长的食物,比如意大利面、速冻食品、披萨和罐头等等。我也在中国超市买了面条和拌饭酱,以及一整包的大米,应该有15公斤。
外出时,我们需要携带《自我申明》(相当于国内的通行证明)。《自我申明》主要迎来陈述自己的出行理由,会被警察或宪兵随机抽查,如果没有合理的出行理由,可能面临着206欧元的罚款,严重者甚至会被拘留。很多留学生不方便打印证明,就采用手写的形式,我自己也写了一份备用。
现在,我的目标是保证自己身体健康,不要出问题。在这个时候生病去医院,风险很大。
疫情打乱授课计划,或推迟一年毕业
疫情打乱了我的学业规划,本专业的实践课程、考试以及毕业或被延迟。
3月8日,意大利发布法令,规定停课到3月15号。因为很多教学活动的突然中断,引发了学生抗议。之后疫情加重,停课时间延长至4月3日。现在意大利又签了新的法令,宣布无限期停课,直到疫情有所好转。
目前,我的实践课程比如日常排练和乐队课程已经停滞,理论课的线上教学还未有确切安排,按照意大利的教学模式,我很可能要延期毕业。
意大利一个学年通常分为两个学期:第一个学期从10月开始,在2月结束;第二个学期从3月开始,在7月结束。毕业时间一般为2月、6月和11月。据意大利新闻媒体报道,疫情可能在6月甚至10月才能消失,等于在这个学年结束前,我很难完成训练的课程和参加考试。按规划,我应该是明年2月毕业,但因为疫情毕业时间可能要拖一年左右 。
学校同样措手不及。意大利的教学模式和国内不同,一个学期的课程表是不固定的,需要学生和教授协商、学校和教师沟通。本身存在的不确定因素再加上疫情的冲击,学校如何重新组织教学活动也是个棘手的问题。其实,在疫情暴发初期,学校的中国留学生就曾向学校建议采用其他方式授课,但学校并未重视。一方面,学校和当时大部分意大利人一样没有认识到疫情的严重性,另一方面,线上授课的资源还不完备。
我的教授一共有6个学生,只有我是中国人。在意大利全境“封城”、出台更严厉的禁令之前,其他同学和大部分本地人一样,都处于比较放松的状态。他们可能无法理解,远在中国的新冠肺炎疫情为何会蔓延、影响到意大利。一些学生也因此发起抗议,认为当地的相关政策限制了他们的自由。
3月初,我开始戴口罩,不过也只限于上下学路上和乘坐公共交通时戴,进学校后我就取下了。戴口罩时,不仅仅自己会收到周边人异样的眼光,也会给一起上课的同学们造成压力,他们会觉得你已经生病了。
我想,这种观念上的差异一部分来源自生活习惯,一部分也来自他们对于当地政府和媒体报道的不信任。在初期,很多同学都觉得新冠肺炎只是一次严重点的流感,只对老年人攻击性强,直到政府措施逐渐严厉后,大家的态度才有所转变。
中国医疗队来后,我在阳台拉响小提琴
2月底,佛罗伦萨出现第1例新冠肺炎患者。之后,疫情在意大利境内尤其是伦巴第大区加剧蔓延。意大利全境“封城”,学校宣布停课,我开始宅在家中。
宅家期间,我有了很多空闲去追剧、做饭和练习小提琴。但偶尔,我也会焦虑,尤其是在听到的救护车警笛时。这段时间的晚上,我听到的救护车警笛声的频率比以往高很多。
此外,我也通过本地新闻了解到,这段时间意大利医疗资源紧缺,很多患者得不到收治。。。。。。意大利向各国求援后,没有得到欧盟的响应,反而是中国医疗队带着物资和专家赶赴了意大利。
3月12日,中国支援意大利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医疗队抵达,这给我们留学生打了一剂强心针。我们也能感觉到当地人对于中国情绪的转变。当时我觉得特别的安心,也为自己的国家感到自豪。
那段时间,有意大利人在阳台演奏各种曲目,我们学校也组织了类似活动。在佛罗伦萨,我们一般是每周四和每周六的晚上6点开始演奏。大部分曲目选择的都是意大利人耳熟能详的曲目。为了欢迎中国医疗队到来,还有人放了中国国歌。
我想说,我们国家也有很多旋律很好听的歌曲,所以我决定演奏小提琴曲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。一开始,我有点紧张,怕左邻右舍不理解,毕竟他们没有听过这个旋律。但旋律响起来后,我就放得开了。拉完以后,旁边阳台上还有人鼓掌,当时我真的特别骄傲。我觉得,音乐真的可以缓解、释放人们的情绪。在疫情中,它更是一种重要的表达方式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