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直升机  体育  兑奖  国务院

有危就有機?香港海洋公園的“絕地求生”

据蓝月亮二四六精选大全报道,香港特區政府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表示,特區政府已向特區立法會申請,擬向香港海洋公園撥款54億港元。而背後原因是,若香港海洋公園到6月時未能獲得任何撥款的協助,或許“只會面對一個出路,就是倒閉”。4年前,面對2015-2016財政年的虧損時,香港海洋公園行政總裁李繩宗曾表示“有危就有機”。這一次,香港海洋公園能否轉危為安?
有危就有機?香港海洋公園的“絕地求生”
申請54億港元撥款,香港海洋公園“絕地求生”
“香港海洋公園或將倒閉”的消息一出,一石驚起千層浪。資料顯示,在2015-2016財政年,香港海洋公園迎來了自1987年以來的最大虧損,達2.4億港元,甚至超過受SARS影響的2002-2003財政年,引起廣泛關註。自此,香港海洋公園開始連續虧損,至2018-2019財政年時,已連續虧損4個財政年。據最新業績報告,在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2018-2019財政年內,香港海洋公園虧損5.57億港元,上年度為虧損2.37億港元,虧損額度同比進一步擴大。
今年1月13日,香港特區政府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公開表示,自特區政府於2005年向香港海洋公園提供財政支持後,香港海洋公園的入場人數從2015/16年度開始出現變化,由高峰期回落至每年500多萬人次,加上過往7個月發生的社會事件,香港海洋公園的入場人數錄得近年新低。這幾方面的發展,都令香港海洋公園的財政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。
在此背景下,邱騰華宣布將向特區立法會申請106.4億港元,支持香港海洋公園發展。1月19日,邱騰華進一步向媒體闡述了這筆投資的必要性:“這投資亦是值得的,因為(香港海洋公園)15年前(獲得)上一筆財政上的幫助後,確實為這個香港人引以為傲的公園帶來合理收益。”
按計劃,香港海洋公園可通過一系列財務安排和政府的財政資助,在未來幾年被重新打造成一個嶄新的、屬於香港人(品牌)和吸引訪客的旅遊基礎設施。然而,新冠肺炎疫情卻給香港海洋公園的發展計劃帶來了變數。1月26日,香港海洋公園暫時關閉,截至目前仍未恢復開放,令接下來數個月的相關工作也受到影響。
據5月11日邱騰華的發言,香港海洋公園發展計劃的投資金額也由106.4億港元變為54億港元。香港海洋公園董事局主席孔令也於同日向媒體坦言,香港海洋公園每月固定開支為1.4億港元,今年1月26日起閉園至今,園方的現金流在3個月內減少約7億港元,現在公園的現金流只能維持營運至6月底。
員工、財務費用高企,成本問題困擾香港海洋公園
此前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,中國主題公園研究院院長林煥傑曾表示,動物類的主題公園是受疫情影響最大的一類主題公園:“在沒有收入的時候,依然需要人員來進行動物的餵養和訓練。”人工成本和飼養成本,成為疫情期間擋在此動物類主題公園面前的兩座“大山”。
另有分析指出,香港海洋公園的員工費用、財務費用等開支,是導致其連年虧損的重要原因之一。據2018-2019財政年數據,香港海洋公園年度總收入為17.35億港元,而員工費用高達7.72億港元。另因舉債擴張,導致香港海洋公園財務費用開支較大。2018-2019財政年,香港海洋公園的財務費用為1.82億港元。在此次申請的撥款中,約有30億港元用於償還商業債務。
與此同時,訪港旅客的減少也令香港海洋公園面臨更多挑戰。據香港旅遊發展局數據,2019年訪港旅客量按年下跌14.2%。進入今年4月初,每日訪港旅客量一度下跌至不足100人。目前,香港旅遊發展局宣布推出4億元預算支援業界。在重振香港旅遊業的三階段計劃中,首當其衝的是本地旅遊,而香港海洋公園的重要遊客來源為內地。
香港海洋公園開業於1977年1月,至今已有43年歷史。在三年前香港海洋公園40周年慶祝活動的開幕儀式上,時任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曾表示,香港海洋公園代表著至少兩代人的美好回憶,亦代表著香港的驕傲。
而在面對2015-2016財政年虧損時,香港海洋公園行政總裁李繩宗曾向媒體表示,有危就有機。在這員老將眼中,逆境可分為三大類,SARS屬於不知何時會完結的危機,迪士尼落戶香港屬於不可逆轉的危機,正在面對的經濟困難屬於周期性危機。隨著內地與香港的大型交通基建陸續落成,更多內地旅客或會以香港作為短線旅遊地點。
眼下,香港海洋公園正面臨嚴峻挑戰,未來能否如李繩宗所言,在“危”中找到機會,新京報將持續關註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